沈瑜

随缘更文,xxj文笔

[晓薛]爱而不得

咳咳,私设如山,如果不喜请右上角谢谢嗷。

xxj文笔无脑产物。全文1000+

第一次码文,如果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哦。

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薛洋跟金光瑶出去喝奶茶,跟金光瑶笑谈,后来看见一个人路过时,薛洋愣了半会,然后转头不再说话。金光瑶看见薛洋的反应,又看了看路过的那个人,惊讶的问到“是晓星尘呀,咦,你怎么看到他不笑了?”薛洋心里一阵刺痛,看着手中的奶茶,眼眶红了,隐约看到一些泪光,嘴巴微微张着,想说些什么,又被喉咙那股难受呛住,金光瑶小心翼翼的拍了拍他的背,安慰到“怎么了?”

薛洋平静下来,才轻轻开口“我曾经喜欢他…”

薛洋跟晓星尘是好朋友,可以说是好基友的那种,班里有很多人私下给他们组了个cp,一直起哄说在一起。只有薛洋知道,晓星尘喜欢着隔壁班的一位女生,但是还是忍不住偷偷喜欢他,即使自己是个男生,他怕晓星尘ex他。

只有薛洋自己知道,当晓星尘偷偷告诉他有喜欢的人时,他的心有多痛,像被拿刀插进去再扒出来一样。薛洋表面上还是笑着打闹说“就你?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晓星尘被气笑了,只能瞪他一眼。薛洋心里安慰道“没事,那个女孩不喜欢他就行了。”薛洋以为是这样的,但没想到不是。

在一天下午,薛洋路过图书馆的时候,听见那个女生小声的跟朋友说“你说,他会答应的吗…好紧张啊。”女生的朋友大大咧咧道“会的会的,你不知道啊,晓星尘好几次都在偷偷看你。”

薛洋像失了魂般,慢吞吞的走回教室,他刚坐下,晓星尘就凑过来跟他说“阿洋,我决定了,我要跟她表白。”薛洋的心又抽痛了一下,脸色逐渐苍白,手不由得抓紧校服的衣摆。晓星尘看到薛洋异样,遍关心的问了他一句“你怎么了?”“晓星尘,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啊…”薛洋小声的说出了他一直想说的话。晓星尘没听清“啊?你说了什么。”“没什么,那就祝你成功哦!”薛洋瞬间换回来他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。“好的嘞,一定成功!”晓星尘心情很愉悦。

这节课,薛洋都心不在焉,老师说了什么他也没听,老师叫他回答问题,他也答错了,明明是几道很简单的题。薛洋满脑子都是“晓星尘要跟那个女生表白了,我该怎么办怎么办。”下课了,薛洋都没反应过来,晓星尘来到叫他,他才慢慢的起身回家。晓星尘一路上都在聊那个女生,薛洋一路上都在附和他。

薛洋回到房间,趟在床上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感觉心里仿佛缺了些什么,想抓却抓不住,很痛,透不过气来了。两行泪从脸上划过,滴在床单上。薛洋心里堵的很,“艹,老子才不会喜欢晓星尘那个臭傻逼呢,他爱谁谁去,关老子屁事。”嘴上是这样说,却抵不过自己最真实的情绪。

晚上,9点多,薛洋的手机响了响,打开屏幕,看到有一名备注为“阿洋的小星星”,给他发了3条信息。打开一看,晓星尘说,“阿洋,我成功了!!”“原来她也喜欢我的啊!”“www阿洋祝我幸福!!”。薛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起来,他的心好痛好痛,他的晓星尘再也不属于他了,或者说,晓星尘从来就没属于过他。

他颤抖着说,给晓星尘回了一条“小星星恭喜啊,癞蛤蟆终于吃到天鹅肉了”又发了几张贼欠的表情过去。“薛洋你是不是找死啊!”“看我回去明天不抽你。”薛洋没再回复他,便沉沉的睡去。

睡梦中的人睡的好像很不稳,眉头皱起。薛洋他做了一个梦,他梦到晓星尘知道了他喜欢他。他看到了晓星尘看他时那带着厌恶的眼神,他说他ex,梦的最后是他跟晓星尘分道扬镳。

第二天,就有人说晓星尘跟那个女生在一起了,班里的人没有说话,只是时不时看着薛洋带着几分不明的情绪。薛洋看着晓星尘沉默不语,看到他跟那女生在微信里聊天,心里很是刺痛。下课之后,那个女生跑来找晓星尘,兴冲冲的抱着晓星尘的手臂撒娇。上课铃声响了,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别,但走之前,女孩递了一张纸条给薛洋。薛洋接过后,平静的打开,但打开后就不平静了,上面写着“阿洋,我知道你喜欢我,但是我无法接受,希望我们能保持距离。”薛洋认出来是晓星尘的字,他像个死尸一般,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,他的心口堵的发慌,他不敢去看晓星尘,他怕看到他眼中那厌恶的眼神。一下课,薛洋就去跟老师请了假,并申请了退学。他回到家中,拿出手机给晓星尘发了一条信息,内容“我走了后,要幸福啊。”这是薛洋最后一次发信息给晓星尘。发完便把他拉黑,删除了关于他的所以联系方式。他没有勇气再去面对晓星尘,再也没有勇气去跟晓星尘拿糖了,他想,该结束了。

讲完之后,薛洋早已泪流满面,金光瑶怜惜的拍了拍他的背,轻轻的说“没事没事。”薛洋笑了笑道“我以后肯定会找到一个满眼是我的男孩。”

晓星尘对于薛洋来说是他的光,他的救赎,这里渗透了太多复杂的感情,可惜他晓天晓地不晓星尘。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写的是一个少年暗恋的故事,但对方却是个男生,被知道后,怕面对他,所以选择离开。其中加入了我个人经历,我以前特别特别喜欢一个男生,但我跟他是好朋友,每天都会聊天通话,可以说是死党的那种,但他突然有一天跟我讲,他喜欢了一个女生。也许暗恋过的人都会明白那种感觉吧。